首页 > > 正文

巴彦浩特岩画群成为我盟第103个岩画群

近日,记者跟随阿左旗文物局工作人员前往贺兰山西麓布古图嘎查境内的巴彦浩特岩画群。该岩画群目前已发现岩画200余幅,成为我盟发现的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平原地岩画群。这是我盟发现的第103个岩画群。

2013年,巴彦浩特岩画群首次出现在巴彦浩特一名远足摄影爱好者苏先生的镜头中。2016年年底,盟文物局在接到苏先生提供的信息后,组织人员进行实地调查登记,并将该岩画群定名为“巴彦浩特岩画群”。据盟文物局专业人员介绍,巴彦浩特岩画群的发现使我盟岩画群增为103个,阿左旗境内岩画群增至32个。

阿拉善幅员辽阔,众多游牧民族曾经生活其间,包括斯基泰、月氏、匈奴、鲜卑、突厥、吐蕃、回鹘、党项、蒙古等。以石、骨、金属等器具,在岩石上磨、凿、刻、划,从而形成难以消失的图案的岩画,成为“北方民族的历史画卷”,具有重大的历史文物价值。

阿左旗文物局对巴彦浩特岩画群进行地毯式的全覆盖调查,发现岩画群总面积约12平方公里,200余幅岩画散落在曾由洪水冲刷而成的洪积扇平原上。据阿左旗文物局业务室主任李小伟介绍,从岩画的制作手法、内容等方面来看,初步判断该岩画群刻画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清代。此外,巴彦浩特岩画群内容丰富,涵盖神面像、生殖崇拜、符号、虎、豹、骑者、骆驼、岩羊、盘羊、鹰和其它动物等。造型技法有凿刻和磨刻,其中磨刻内容居多,多刻在水沟两侧平整且色深的砂质岩石上。

3月以来,阿左旗文物局在对巴彦浩特岩画点的A、B、C三个区域进行田野调查的工作过程中,陆续发现新的岩画内容。“在巴彦浩特岩画点发现的老虎图,是阿左旗境内目前发现的第3处虎形图案,但这幅为体积最大、图案最精美的一幅。从它身体上的V字形花纹及整体虎的造型来看,与匈奴时期刻画的虎形图案非常相似。《神面像》《豹》和《对马图》等岩画都是今年的新发现。”李小伟告诉记者。

从这些岩画的创作时期上看,《虎》《鹿》造型具有匈奴时期岩画特点,《对马图》则属于月氏时期的岩画,还有一些动物图案具有斯基泰风格的草原游牧部落岩画特点。“这些岩画是生活在阿拉善的历代先民们生产生活的真实写照,勾勒出了当时这里地域丰饶的画面,可以说这些岩画共同描绘出了一本本关于阿拉善历史的连环画。”李小伟介绍说。

由于巴彦浩特岩画群特殊的地理位置,给岩画的登记、拍照、GPS定位、视频采集及编号等调查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阿左旗境内的岩画群,大多分布于山体或山坡之上,与其他岩画群相比,巴彦浩特岩画群的岩画分布较为分散,所以我们每天的踏查工作要进行得非常仔细,害怕任何一幅岩画从眼皮下溜走。”李小伟告诉记者。在近一个星期的调查工作中,阿左旗文物局工作人员在巴彦浩特岩画群又发现新的岩画10余幅,岩画数量和内容仍在不断增加和丰富。阿左旗文物局局长阿拉塔表示:“岩画是历代先民留下来的艺术宝库。巴彦浩特岩画群具有典型的新石器时代岩画制作和北方少数民族地区岩画的特点,对于研究曾在贺兰山西麓生产生活过的人类大发11选5将起到积极的作用。目前,我们工作的重点就是不断地研究和保护这些珍贵的大发11选5遗产。”

[责任编辑:张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