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男生宿舍的笑话

  ●北京的夏天特别热。一日傍晚刚凉快了一点,我正在熟睡中,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睁开眼睛,正好看见我临铺的兄弟正在拿一双臭袜子准备放在我头上,被我一顿狂扁。到了当夜,大家都睡着后,我摸到了那个临铺的兄弟床前。因为冬天的时候他用电褥子,由于不能够折叠所以就铺在下面当垫子,我摸到插头给他插上,并且开到最大。没过5分钟,他就开始“烙饼”了,一会儿坐了起来,嘴里还嘟嘟:“咋这么热!床都这么烫手。”说着又摸摸了我的床,才发现我的床上很凉快……后来大家一顿爆笑。

  ●前几天和同学一起打反恐游戏,回去的时候还一路讨论着刚才的战况。老黑嗓门大,对刚才的失利耿耿于怀,埋怨身边的小亮说:“你这个笨蛋,刚才那个警察就猫在那儿拆包,你给他一刀不就完了?”刚说完我们就听身边有人说:“你们几个,过来。”一转头,发现一个警察正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赶忙过去解释,差点成了杀害人民警察的凶手,少不了给老黑一顿狠捶……

  ●大二,快考试时被拉着上晚自习,发现教室人特别多,已经没有座位了。就想了一个歪招。我大步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写了两个大字:有课。只见教室里一片忙乱,正在上自习的人嘟囔着纷纷站起来收拾东西走出教室。我冲哥们儿一乐,说:“怎么着,这招儿灵吧!”刚过2分钟,就有一个人又进来了,我冲他一努嘴,说:“有课。”那个人说:“知道呀!我就是来上课的老师。你们是物理系的吧!我是来代课的。”晕,原来真有课呀!

  ●大二的时候,我们班有几个女孩子在外面租房子住。一天晚归被中年谢顶流氓骚扰。班里的男生义愤填膺,立志护花。又一日,月黑风高,我们潜在小巷里等待色狼出现。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谢顶男子匆匆走过来,二话没说,拥上去一顿狂揍。第二天,学校喇叭广播说:“昨晚计算机系一名老师回家途中遭到流氓袭击,请广大同学注意出行安全。”

  ●宿舍老四特别馋,逮着什么吃什么,让人简直难以理解。一天全宿舍约好看电影,老四临时变卦,陪女朋友去了,哥儿几个气不打一处来,决定好好整整他。熄灯后,哥儿几个将买来的豌豆黄和切开的肥皂整齐地码放在一起,又浇了点糖汁,搁在桌上。不久,老四回来了,得意地哼着小曲。一进屋,这小子就直接摸到了桌边,借着窗外昏黄的月光,看见桌上摆的是其酷爱的京城小吃豌豆黄,于是立即扑上大嚼。才嚼两口,就吐了出来,连声说呸,还嘟囔着:“这豌豆黄不是坏了吧,怎么这味儿?”哥们几个憋不住狂乐,对他说:“你真行,你吃的是你平时洗脚那块肥皂!”老四那天晚上去厕所抠着吐了3回,还刷了半天牙……

  ●班里有一位同学,只比我大一岁。但是,说实话,看上去就是40岁左右一脸沧桑特别淳朴的样子。一次去看展览会,快下车的时候,售票员验票,这个同学把月票拿出来给售票员看,售票员当时以一种极度夸张的嗓音和语气说:“呦!您都多大岁数了?还好意思用学生月票呀?”还有一次,一起去洗澡,在买票的地方,到了这个哥们的时候,负责卖票的阿姨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民工3块”。

  ●一次醉酒,两个兄弟聊天,不知道因为什么争论起来了。
  甲:“你再废话,我拿板凳砸你啊!”
  乙把头伸过去:“砸!你砸!你不砸是我儿子!”
  甲拿起板凳,“哐”地砸乙头上了,然后两人坐下继续喝酒。
  第二天乙睡醒了,摸摸头说:“我今儿个头怎么这么疼啊!”大家爆笑。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