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央视开年戏《乔家大院》催生爱情(图)







  

  核心提示 作为央视狗年开年大戏,央视一套播出的《乔家大院》来势汹汹。这是导演胡玫继《汉武大帝》《雍正王朝》之后,历时半年拍摄完成的情感大戏,启用了陈建斌、马伊俐、蒋勤勤等年轻一代偶像实力派演员。戏中,商人、商情、商战之争令人眼花缭乱;戏外,男女主演绯闻扑朔迷离,令《乔家大院》成为近期荧屏最有噱头的情感电视剧。

  谁是大戏谁是小戏?

  拍完工程巨大的《汉武大帝》的导演胡玫,本想躲到《乔家大院》里清静几天,在她最初的构想中,《乔家大院》即使难度再高,记叙的也不过是一所宅院、一代商人、一段诚信史。相比气势恢宏的《汉武大帝》《雍正王朝》,它够小、够细碎。但是事实是,当胡玫率领众弟子拉开架势准备小打小闹之时,才发现自己和剧组所有人都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在这样一部浸透了晋商大发11选5底蕴的作品中,胡玫发现了它的“大”和“难”。《汉武大帝》看似波澜壮阔,但是它始终没有走出宫墙,走上战场。《乔家大院》看似细微,但是主人公乔致庸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它以小见大道出了“诚信”、“义、仁、利”的大志向。清末一代儒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理想主义精神和气质,是胡玫在后来的拍摄中越来越感到棘手的问题。

  拍摄得挺辛劳

  胡玫和手下一帮付出了长达半年的辛勤劳作。半年,对于一部45集电视剧的拍摄而言,如同一场花销巨大的马拉松,耗时、耗力又散尽了许多银两,胡玫最后不得不连连摇头感叹:“我们每个人都像被扒了一层皮一样筋疲力尽,但是不能不承认,这样做值。”

  3天1集戏,胡玫要求每个演员走进乔家大院之后,都要像在自家一样生活,关系必须做到其乐融融。细节上,包括一砖一瓦,包括女孩头上的发簪,都要让人咂摸出当年人物的小味道。从“乔家”每个人的性格中,都能参透出不同的人生。

  比如陈建斌,一个具有悲剧色彩的商界英雄;比如雷恪生,人称山西第一抠这样一个连棺材板都抠的人,却表现出了山西商人节俭、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人生境界;比如倪大宏,满脑子弯弯绕花花肠;马伊俐由爱转恨,由恨转爱,性格反复无常;蒋勤勤,在胡玫原来的印象中,她不过是商业武打戏中天上飞地上耍的“小灵通”,聪明而且短平快,但是却不一定做到安静和沉住气,直到拍摄之后,蒋勤勤执着得近乎一根筋的表演状态让胡玫对蒋勤勤饰演的陆玉菡大竖拇指。

  胡玫形容,那半年,陈建斌每天疯疯癫癫的,想像力无限大,是个极其神游的演员。这一点,和陈建斌演对手戏的蒋勤勤体会更深,“陈老师简直就是‘不靠谱’,常常在表演之中给人意外之举。”陈建斌还够狠,有一场戏,蒋勤勤的屁股被陈建斌打得铁青,疼得直叫,可陈老师入戏生猛还不自知。

  蒋勤勤:爱情“倒贴”

  胡玫虽然为女性,但是拍男人最有灵感,有传言说胡玫对女演员特别苛刻,胡玫自己也曾经开玩笑说,他们都说我的戏,男人都很好,女人都有问题。在这部戏里,胡玫尽量避免让女人受伤”。蒋勤勤饰演的陆玉菡就是一个骨子里有气节的女人。

  制片主任当初把陆玉菡这个角色推荐给蒋勤勤时有一个最大的担心,就是怕蒋勤勤不识货,怕她借故推掉角色。还好,一直走商业路线、与港台班底合作的蒋勤勤没那么傻,导演胡玫是吸引她决心进入《乔家大院》最重要的砝码。戏中,蒋勤勤扮演乔致庸的妻子陆玉菡,一个不惜放弃一切,用一生去爱自己的男人的女人。用蒋勤勤的话形容,就是一个“倒贴型败家女”。“她颠覆了我以往大家闺秀的形象,她第一眼看上乔致庸,就敢于大胆地追求他,追求自己的幸福。”相对陆玉菡,蒋勤勤依然把自己定义为“爱情白痴”,感情上处于被动等待的状态。然而,在半年的拍戏过程中,蒋勤勤与陈建斌因戏险些成为“死对头”,又因戏而逐渐萌生爱意的绯闻不时传出,对此,蒋勤勤和陈建斌都采取了沉默回避的态度。

  (剧情)《乔家大院》

  咸丰初年,山西省祁县乔家堡乔家大东家乔致广生意失败,病重去世。乔致广当家时,乔家在包头因和对手邱家争做霸盘生意导致银两亏缺、货物滞销。股东、商家纷纷上门讨要股银和货款。危难之际,不但没有商家愿意借银子帮助乔家度过难关,反而都窥视着乔家的产业伺机瓜分。大太太立即命人召回在太原参加科举考试的乔家二少爷乔致庸,并且强迫他放弃青梅竹马的恋人江雪瑛,迎娶绰号“山西第一抠”的陆大可之女陆玉菡,并且接管家事成为乔家新任大东家。

  乔致庸本来不愿意作生意,更不愿意与富家小姐陆玉菡结婚,但是面对乔家众人的跪求和希望,背负着乔家大院的兴衰荣辱,乔致庸忍痛答应。孙茂才,一个经验老道的穷秀才。在太原赶考时曾经和乔致庸有过数面之缘,更曾经与乔致庸在龙门口舌战主考官,此时他得知乔家有难,也来投奔乔家帮忙。

  乔致庸一行及时赶到包头,暂时稳定了局面。在包头众人疑惑的眼光下,乔致庸兵行险招,顶着莫大的压力有条不紊地酝酿着自己的计划。陆大可意外地再次借银子使得乔致庸战胜了达盛昌,并且由于乔致庸的宽容大度,乔家与达盛昌化干戈为玉帛,由于在这场争斗中达盛昌的大掌柜崔鸣九被抓,其弟崔鸣十对乔致庸十分怀恨。

  乔致庸针对包头各分号欺蒙客商等行为大刀阔斧进行人事变更并且制订了新店规,保证了乔家生意稳定的同时也逐步建立了以“诚信”为首的商业秩序。乔致庸以“义、信、利” 赢得了包头众商家、股东的支持和信任,乔家的生意又重现生机。

  乔致庸回到祁县,陆玉菡的温良贤惠感动了乔致庸,夫妻二人最终如胶似漆。此时的江雪瑛却因伤心过度,大病不起。

  乔致庸从一个叫花子身上偶然买到一张百年商路地图,潜心研究后发现因太平军作乱而封锁多年的茶路蕴藏着巨大商机。乔致庸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带着各商家不怀好意的股银南下前往产茶胜地――武夷山。半年之后,正当大家盛传乔致庸在南下途中遇难,准备瓜分乔家家产的时候,乔致庸带着为各家采办的茶叶回到了祁县。随后,乔致庸又北上恰克图,直到中俄边境,凭借着“义、信、利”和俄国商人签定了长期合作贸易合同。至此,南至武夷山,北到恰克图的这条封锁多年的茶路被乔致庸疏通,千万茶农也因此得救。

  在贩茶汇兑银票的过程中,使用银票的方便快捷使乔致庸对票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过一番了解,乔致庸不顾孙茂才极力反对毅然前往北京,力排众难,开设票号,提出“汇通天下,货通天下”的口号。随后前往江南四省开设票号希望可以帮助朝廷汇兑官银。孙茂才由于生意上意见的分歧和乔致庸逐渐产生了矛盾。

  此时的江雪瑛早已经嫁入并掌管何家,对绝情绝意的乔致庸恨之入骨。江雪瑛的丫环翠儿偶然看到了乔致庸偷偷埋葬太平军将领的事情,江雪瑛得知后一纸诉状将乔致庸害入天牢。乔家上下无奈,朝廷下令圈禁乔致庸并且要求一笔数量巨大的银两,此后的乔致庸心灰意冷,在家一躺就是10年。

  孙茂才说服了大太太曹氏,想要顶替乔致庸掌管乔家家业。乔致庸思忖再三,不能再忍,将孙茂才赶了出去。

  10年后太平军覆灭,朝廷对乔致庸的圈禁令解除,但是由于时局动荡,乔致庸依然无法出山从商,只能继续韬光养晦。在一次灾民潮中,乔致庸毅然决定,倾家荡产为10万饥民开设粥场,当官员胡叔纯赶到的时候,乔致庸却藏了起来。又一个10年后,朝廷出兵北伐,左季高代表朝廷希望能向乔致庸借银助军,久居家中的乔致庸欣然同意。战争结束,因孙茂才的陷害,朝廷竟然要赖掉这笔银两。乔致庸气不过,上京讨要,再次被捕入狱。

  朝廷对如何处置乔致庸感到有些为难,便调来了20年前被乔致庸打出家门的孙茂才为案件的主审,想把逼死人的罪名推给孙茂才来背。孙茂才与乔致庸在狱中相见,感慨良多,孙茂才喃喃地说,你我可真像两只蚂蚱拴在了一根绳子上啊……

  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京城,慈禧太后仓皇出逃。乔致庸不顾众人反对,给朝廷捐银逃难。慈禧太后解除了各地商号禁止汇兑官银的禁令,乔家生意从此蒸蒸日上。几十年过去了,陆玉菡去世,乔致庸和江雪瑛已经是垂暮的老人,两人再次相见,一生的恩怨情仇,竟然在三言两语中瓦解冰消……
(本报综合《山西晚报》等媒体消息)

  (资料)乔家大院

  乔家大院位于晋中地区祁县东观镇乔家堡村,距太原64公里,是山西省集中反映晋中地区民俗事象的博物馆,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这个博物馆,是在原山西省晋中清末民国初年的商业资本家乔致庸“在中堂”旧居院落建起来的,这是一处反映民族风俗的民俗博物馆。这里馆藏文物甚多,反映了晋中浓郁的乡土人情、风俗习尚,从人的出生到婚、丧、嫁、娶,生、老、病、死,都在博 物馆内得到表现。

  乔家大院,占地8724・8平方米,建筑面积3870平方米,有院落19进,房屋313间。院落建筑构思精巧,平面为“双喜”字形。宅院古朴、大方,为传统式中式结构。宅院周围,高墙围拢,达十几米。上有女墙垛口,房顶上,多达140余个烟囱,形制各异、无一雷同。院内斗拱飞檐、木砖石雕刻、精美大方,典雅美观,是高水平的建筑艺术作品。这一院落,始建于清代乾隆二十年(公元1755年),是我国清代民居建筑中的一颗明珠。

  博物馆内,馆藏文物达1110件,仅古字画一项,就达500件,而且为唐、五代、宋、元、明、清不同风格不同时代的名作,多属珍品。

  (资料)乔家兴衰史

  乔家大院是俗称,它的宅名叫“在中堂”。原来,房主人的名字叫乔致庸,庸是中庸,取其不偏不倚,执两用中之意,所以定宅名为“在中堂”。

  乔家如何有财力能建这么大的宅院呢?这要从乔致庸的爷爷乔贵发说起。乔贵发从小父母双亡,家中一贫如洗,不得不寄食在舅舅家中。由于舅母的歧视,乔贵发长大后回到乔家堡村独立生活。有一次,村中有人娶亲,他前去帮忙,不料迟到一步,便受到管事人的冷言冷语讽刺。乔贵发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哪能受下这口气,一怒之下便去了口外,在包头苦捱了30年。

  最初,乔贵发这个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光棍汉,在包头萨拉齐厅老官营村的合成当铺做店员。店员中有一个山西姓秦的老乡,两人一见如故,便结为异姓兄弟。10多年后,两人稍有各蓄,便另起炉灶,自立门户,乔、秦二人能审时度势,同心协力,精打细算,苦心经营,从经营豆腐、烧饼以及零星杂货,进一步兼营打造银器。由于待人接物和善,又会管理,生意日见兴隆。

  在这蒸蒸日上的生意面前,乔贵发及其后代格守祖训,经常警惕奋发,力求持盈保泰,不断发展。秦家子弟恰恰相反,吃喝嫖赌,生活骄奢淫逸,终于坐吃山空,入不敷出,只好逐次从号内抽出本金。秦家抽出的本金均由乔家补进,秦家抽一股,乔家往里补一股,最后,两家合资的生意成了乔家的独资生意。

  乔家在包头的买卖越来越发达,财力越来越雄厚,后来,乔家以“复盛公”字号命名的铺底,便成了包头市面上的头号大买卖。由此便产生了“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的民谚,这句民谚,是往日包头工商界和居民都知道的一句俗语:当时乔家在包头的房屋就有1000多间。

  除去票号、钱庄、商号、当铺、茶庄、粮行等生产号及其所属房产外,乔家在包头的还有菜园地280亩 ,乔家堡村有土地200多亩。祁县城内及北京、天津、太原等地也有一些房产。至于家中所藏的金银玉器、珍宝古玩,更无法估计。有了这么多的钱,才在乔家的祁县老家建起了自己的大宅院。

  1907年,89岁的乔致庸去世,在家停丧8个月。从家中到坟地,沿街沿路,搭了十几个过街彩棚。棚中有各种纸扎。送丧时,精、细乐户十几班,鼓乐震天,仪仗队绵延数里,马车近百辆,领丧的已经到了坟地,扫尾的还在饭桌旁原地没动。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1937年,芦沟桥的炮声无情地打破了这个大家族的宁静生活。1938年9月,因不堪日军骚扰,“在中堂”合家老小60余人,纷纷离去,避难于平、津等处,从此就再没有回来。

  胡玫:心里清楚收视率

  “宅门戏”近年来的不冷不热给胡玫出了道难题,之前讲述晋商大发11选5的《白银谷》故事深刻大气,有强烈的历史厚重感,但是其沉闷的叙事节奏和过于深沉的叙事方式最终令其遭遇收视滑铁卢。《乔家大院》同样讲晋商大发11选5,讲精神,讲气节,却难免不走沉稳深奥之路线。胡玫去年执导的《汉武大帝》虽然引起强烈争议和反响,但是收视率并不理想。对此,胡玫不愿多谈,但是她心中有数:“我是有压力,我说不出来,但是我心里清楚。”

  另一方面,央视破天荒地以提前预购的方式引进了《乔家大院》,足见央视对《乔家大院》的超级信任度。为了躲过例年电视剧在春节期间滑入广告淡季的播出档期,央视将《乔家大院》的播出时间一推再推,最终确定其为狗年开年大戏以期赢得开门红。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