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赤峰:热门卧铺票实名登记制受到旅客欢迎

  春运期间一票难求是旅客们普遍遇到的问题,而赤峰火车站推行的热门卧铺票实名登记制却让人眼前一亮。如今,这一制度实施近1个月了,社会各界反响如何?执行上有哪些困难?带着这些问题,2月13日,记者专门走访了赤峰火车站。

  打击倒票效果明显

  “其实,我们的这个制度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实名制!”赤峰火车站派出所负责人坦言,热门卧铺票实名登记只是向实名售票制迈出的第一步。与实名售票制相比,它还存在着两方面差距:一个是在范围上,还仅仅限于热门线路的卧铺票,其他类型车票还没有涉及;另一个在程序上,还缺少进站检票和验证环节,只能在车上票源调查中,通过高价票的票面信息反查购票人。目前,通过这种办法已经查出票贩子13人,票面价值1500多元。

  在车站售票大厅里,记者见到旅客们秩序井然地排队购票。刚刚拿到去往大连卧铺票的潘悦高兴地说:“现在没有票贩子掺和着排队,我们的心里敞亮多了!”说起实名制售票,一位在疾病控制中心工作的女士深有感触:“非典期间,我们找一个某一天在火车上可能被感染的人,简直像大海捞针,有了售票实名制之后,这事就变得容易多了!”一位排队买票的公安干警的看法也颇有见地:“现在一般的逃犯不敢坐飞机,只敢坐火车,如果实行实名制售票,又可以断了罪犯利用火车出逃的后路!”

  可操作性接受挑战

  在赤峰火车站候车大厅里,一位车站负责人告诉记者:要实现实名登记到真正实名制售票的转变,还要克服很多困难。实行实名制售票首先要把旅客的个人信息打在车票上,这就需要更新售票系统,需要一定时间。赤峰火车站每天运送旅客7000人次左右,一旦真正推行实名制后,将会出现两大操作步骤上的困难:在售票时,售票人员既要检查购票者的证件,又要把有关信息录入电脑,势必会降低售票速度;在进站检票时,势必会使通行时间延长。这位车站负责人介绍,真正实行实名制售票只有分步实施,逐步推广。目前,车站只在春运等客运高峰期,针对热门线路的卧铺票实行实名登记。现在,每天的热门线路卧铺登记量在100人左右,工作量不是很大。

  技术改动不难实现

  原始的售票、检票办法慢是实行实名制售票的瓶颈所在,那么如何突破这一技术和管理瓶颈呢?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只要有决心让火车票实名制入轨,技术问题绝对不是过不去的“红灯”。从技术层面上来看,实行火车票实名制没有任何难度,只需改动现有计算机售票程序的部分源代码,而这种微小的改动很容易实现。目前,赤峰市正在换发第二代身份证,这种内置IC卡的身份证普及的时候,只要在售票系统轻轻一扫,就可轻松搞定。还有的人认为,针对进站检票速度缓慢的问题,可以在旅客进入候车室前就检查证件和其车票是否相符。而候车室的出口应直接连着检票口,检票时只要检查其车次就行了。口文/辛阳 徐永升

  铁道部:推行售票实名制条件尚不成熟

  
铁道部有关负责人对售票实名制做法给予了一定肯定,认为在不影响旅客出行和其他条件具备的情况下,火车站通过核实旅客身份进行售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票贩子倒卖车票问题。同时,这位负责人也指出,全国铁路普遍推广这一做法的条件还不成熟。如果在售票时输入并且核对旅客的姓名、身份证号,会增加排队购票的压力。在验票环节上,像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站,在客流高峰期,每天旅客发送量多达十几万人,每隔几分钟车站就发出一趟列车,短短的几分钟内对数千名旅客核对身份后再放行,也是不现实的。另一方面,在车票上加注旅客的姓名和身份证号,需要对所有的售票系统进行更新,技术更新和设备改造难度太大,短时期内难以实现。北京交通大学纪嘉伦教授也认为,售票实名制有效实施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全国铁路售票、验票系统联网,技术难度和成本太高。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