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动感2006都灵冬奥会


           图片说明:张昊(右)搀扶着受伤的张丹

  悲壮演出震撼都灵 张丹/张昊带伤夺下首枚银牌

  起立,全场观众起立;掌声,经久不息的掌声;眼泪,抑制不住的眼泪;拥抱,坚实温暖的拥抱。

  《龙的传人》奏响最后的音符,中国选手张丹和张昊完成了自由滑的结束动作。张丹哭了,她留下了伤心的泪水;张昊无语,他给了张丹深深的拥抱;全场起立,为这对顽强的龙的传人叫好鼓掌。

  2月13日晚(北京时间2月14日2时)在都灵帕拉维拉体育馆,中国队最有希望冲击金牌的张丹/张昊最后亮相,他们向从来没有人在世界大赛中成功完成过的高难度动作抛四周跳发起了挑战。
不幸的是,在张昊抛出张丹的时候,角度掌握得稍差火候,张丹在空中转到第四圈的时候有些犹豫,结果落冰时两腿劈开重重地摔倒在冰面上。“噢”,巨大的惊呼声后,是短暂的沉寂。
在张昊的帮助下爬起来之后,大屏幕上出现张丹痛苦的表情,两人的比赛也因此中断。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张丹坚持和张昊重新回到了冰面上。“摔倒后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奥运会4年一次,我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张丹这样解释。“中国运动员张丹在尝试最高难度动作时受伤了。”现场解说员的话音刚落,全场观众纷纷起立,用最热烈的掌声表达他们对中国选手的敬意。张丹/张昊随后高质量地滑完了剩下的节目。每当他们完成一个难度动作,现场观众都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尽管出现失误,但是现场裁判仍然给张丹/张昊的自由滑打出了125.01的高分。他们以189.73的总分超过两对队友,奇迹般获得银牌。虽然俄罗斯名将托特米亚尼娜/马里宁凭借无懈可击的完美表现获得金牌,但是似乎张丹/张昊才是当晚最耀眼的明星。现场观战的五分快三奥委会资深委员何振梁说:“他们两个都是英雄!”五分快三滑冰联合会主席钦宽塔说:张丹/张昊的抛四周跳这个动作非常难,能够在奥运会比赛上尝试本身就值得尊重,所以他们获得银牌是当之无愧的。

  赵宏博:再听《蝴蝶夫人》我会哭

  2月13日,冬奥会双人滑自由滑大战全面打响,申雪/赵宏博的《蝴蝶夫人》完成得非常出色,只是申雪在完成连跳的时候出现了失误,最终以186.91分的成绩获得铜牌,庞清/佟健以微弱劣势获得了第四名。

  从跟腱伤势恢复到在冬奥会成功地完成短节目和自由滑曲目,赵宏博用顽强的意志书写了奇迹,评价自己的表现时,赵宏博说:“今年我们经历的磨难太多了,所以能够滑成这样我感到非常开心,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

  《蝴蝶夫人》是申雪/赵宏博专门为冬奥会准备的曲目,但是这个曲目现在却让赵宏博感慨万千:“我们练习得实在是太少了,时间也太短,加上体力原因,我们对整个曲目的把握不足,康复连着训练只有两个月时间,而别人至少练了1年。以后再听《蝴蝶夫人》,我会想哭的。”

  申雪对两人的表现也感到满意:“两个月能够练成这样很好了。虽然有一些遗憾,但是我们尽力了。”冬奥会会不会成为申雪/赵宏博的绝唱?赵宏博说:“我们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冬奥会了,但是不一定会退役,还要看跟腱的恢复情况,因为小雪非常喜欢滑冰。”

  “留白”不留遗憾

  中国3对优秀的花样滑冰选手冲击冬奥会金牌未果,令国人惋惜。申雪/赵宏博有伤在身,张丹/张昊抛四周失败,致使中国人在这个号称冬奥会最优美的项目上仍然“留白”。

  对于申雪和赵宏博,这可能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欠缺。芳华刹那即逝,在最黄金的时代错过了,一回头怕已经是百年身。对于张丹和张昊,是一个绝好的实战经验,而且其挑战自我的勇气征服了裁判和观众,有利于今后创造佳绩。对于中国的花样滑冰,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银牌不仅是我们在冬奥会这个项目上的最好成绩,前4名里有3对中国选手,也算创造了历史。想想梦断都灵的华裔名将关颖珊,追逐奥运会金牌10多年未得圆满。相比之下,中国人实在无需遗憾。

  有的时候,在赛场上留一点空白,没有什么不好。就像姚明和刘翔的个人辉煌,并不能扭转中国篮球和田径的总体劣势。对于中国的冰雪事业,比起某个天才选手可能带来的昙花一现,我们宁愿选择一个项目的整体进步。


             于凤桐摔过终点

  于凤桐摔过终点抢了个第五

  2月13日(北京时间2月14日凌晨),在速度滑冰男子500米比赛中出现了让人揪心的一幕,中国选手于凤桐在第二轮最后冲刺时失去节奏,狠狠地撞上了防护墙,不过由于惯性他还是滑过了终点,最终名列第五。

  意外发生在最后50米的冲刺时,于凤桐滑过最后一个弯道,为了赶超日本选手及川佑,他发起了冲刺。于凤桐的幅度明显大过对手,他竭尽全力逐渐将差距缩小。然而,在滑过50米后急于超越对手反而自乱阵脚的于凤桐发力过猛,已经有点儿失去节奏,虽然他利用大幅度的摆臂控制身体的平衡,但是脚底的凌乱已经无法调整,在晃动的时候整个人甩了出去,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防护墙上。没想到,跌倒在地的于凤桐竟然由于惯性,身体擦着冰面冲过终点线,而且还取得了35秒29、优于第一轮的比赛成绩。

  美国选手乔伊・奇克以69秒76夺得金牌,俄罗斯的多洛费耶夫以70秒41获得银牌,韩国名将李康熙以70秒43摘下铜牌。21岁的于凤桐虽然没能获得奖牌,但是第五名已经是中国男选手在冬奥会速滑比赛中的最好成绩。中国另外3名选手安伟江、卢卓和李雨分列第19、第28和第33名。

  妙语连珠

  “我能够想到的就是战争年代的一句话:在我们背后就是莫斯科,我们没有权利撤退。”

  ――俄罗斯选手斯・伊斯莫拉托娃在获得冬季两项女子15公里个人赛金牌后说。

  “这太不正常了,我自己都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把自己都吓着了,我现在还觉得是在做梦,我不得不掐一下自己。”

  ――荷兰运动员埃・乌斯特在获得女子3000米速度滑冰金牌后说。

  “我以为我滑出了自己的最好成绩,有了新的个人纪录,这就行了。但是,突然之间我一生中最可怕的时刻到来了,我后面还有4对选手没有滑,等待他们滑完的过程我像是死了几百次。”

  ――荷兰运动员埃・乌斯特在描述自己等待对手完成女子3000米速度滑冰比赛的情况时说。

  “我很失望,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有两发子弹跑靶。这肯定不是风的问题,是我的大脑不工作了。”

  ――德国选手安・亨克尔在解释自己为什么未能卫冕冬季两项女子15公里个人赛冠军时说。

  “整个欧洲就靠我了。”

  ――挪威选手克・布阿斯在获得女子单板滑雪U形槽铜牌后说。

  “这座城市太‘冷’了,都灵人对奥运会没有感觉。在赛场,荷兰人比意大利人还多。”

  ――意大利的速度滑冰运动员毛・卡里诺在谈到速度滑冰馆奥运会气氛时说。

  “在盐湖城,我和我的教练就在研究其他运动员是如何获得奖牌的,这就是研究的结果。”

  ――德国的马・格拉格在获得冬季两项女子15公里个人赛铜牌后说。

  赛场事故频发

  2月13日,冬奥会赛场频频发生事故,至少有4名运动员被送到医院救治。在圣・西卡里奥速降滑雪场,3名女选手在训练中受伤。美国夺标热门基尔多滑到半程时,左雪板突然飞了出去,失去控制的基尔多重重地砸在地上,又反弹5米高,背朝下砸向地面。营救人员立即用直升机把她送到都灵市区的一家医院。据美国代表团官员称,基尔多伤得不轻,但是她不想放弃14日的比赛。奥运会女子速降卫冕冠军、32岁的法国选手卡勒斯也在训练中受伤,她的脸部、背部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加拿大选手福西斯在训练中摔倒,扭伤了左膝。

  在切萨纳雪橇赛道发生了更为恐怖的事故。美国女选手雷特罗斯的雪橇在中途翻车,她被雪橇压着滑过两个弯道,观众只能高喊救命,对高速滑行的雷特罗斯根本无法施援手。雪橇停下来后,营救人员用一块大布挡住了弯道口,不让记者拍照。雷特罗斯已经被送进医院,组委会还没有透露她的伤势。(本报综合新华社等媒体消息报道)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