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这些美国总统是情书高手

  美国总统在公众眼中多是大权在握、叱咤风云的形象,然而,在妻子或者爱人面前,他们却是激情澎湃的调情高手。

  2月12日,美联社摘录了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历史学家杰拉德-W-加瓦尔特的新书《我亲爱的总统:总统和他们的妻子书信集》的片断,其中一些书信的内容充满性爱和调情。

  罗斯福给人的感觉通常是克制、严肃,但是在给妻子的信中,他的文字炙热得烫手。在新婚前给妻子爱丽斯的信中他这样写道:“我是如此崇拜你,有时候触碰你的肌肤仿佛是对你的一种亵渎。”演员出身的里根更是直白,他当上加州州长前写给妻子南希的信中,有诗一样的句子:“让我抚摸你吧,否则烈焰将在我胸中爆裂。”当约翰逊还是得克萨斯州一名年轻的议员时,他给刚刚相识几周后来成为他妻子的伯德写信说:“今天早上,我感到自己意气风发、雄心勃勃,最重要的是我疯狂地爱上了你。”阿瑟1858年随共和党的一个代表团前往密苏里,他写信给在纽约的恋人爱伦:“我能感觉到你爱的脉搏搏与我的心跳相呼应。”

  即使是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他们也不忘记忆互相倾诉衷肠。1848年,在墨西哥战场上,当时还没有成为总统的格兰特对未婚妻这样写道:“没有你的日子里,我总是那么忧郁。”

  该书中还列出不少总统对妻子的亲密称呼,比如老布什在信中管妻子叫“叽叽喳喳的甜心饼”,里根把南希称作“中号小松饼”,杰克逊叫瑞切尔“我最最亲爱的心”。
                                (摘自《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