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被“咬”出28处文字差错 每10分钟出现1次

  2006年央视春晚的文字质量较以往有一定提高,但是由于时间仓促,加上缺乏有效的把关机制,仍然留下了不少遗憾。《咬文嚼字》杂志社春节前就宣布要“咬”今年的央视春晚,近日结果出炉了,春晚还真被“咬”了好多口。在该杂志的号召下,经过全国广大观众和读者认真“咬嚼”,今年的央视春晚被找出28处文字差错,平均每10分钟出现1次。

  “神舟”误为“神州”

  播放航天英雄的太空录像,是今年春晚的一个亮点。可惜忙中出错,当费俊龙、聂海胜亮相时,荧屏字幕把费俊龙指为聂海胜,聂海胜指为费俊龙。更明显的差错是,“神舟六号”被误为“神州六号”,这一差错在字幕中一连出现两次。“神舟”是神奇的飞船,“神州”是中国的代称,两者音同义不同。春晚重播时,前一错误已予纠正,后一错误依旧存在。

  《&&耳朵》既“&&”又“粑”

  今年春晚有较多的比较冷僻的方言词语,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观众的欣赏。有些文字差错,也和方言词语有关,“&&耳朵”便是其中之一。&&,音pā,本义为煮烂。“&&耳朵”即南方人说的耳朵根子软,引申指怕老婆。由于“&&”字罕见,报纸在预告这一节目时,几乎全都把“&&耳朵”误为“粑耳朵”。央视自己也未能幸免,字幕上节目名称为“&&耳朵”,台词却全都是“粑耳朵”。粑,音bā,食品名称,和“&&”字风马牛不相及。既“&&”又“粑”,可以想见春晚剧组对这一方言词语并未真正把握。

  “塌目”如何“敦”?

  春晚字幕差错,不少和音同音近有关,比如“招呼”误为“招乎”,“搅和”误为“搅合”,在《新说绕口令》中,则把“炖鳎目”误为“敦塌目”。“塌目”是比目鱼的一种,正确的写法应是“鳎目”。“炖”是一种烹调方法,放水烧开后小火持续加热,直至完全煮烂入味。“敦”是个多音字,读作dūn时,可以指态度诚恳;读作duì时,则指古代的一种青铜容器。“敦塌目”让人百思而不得其解。

  开普敦不是国家

  春晚中的有些差错属知识性错误,比如把开普敦当成了国家。这一差错发生在宣读贺信时,读到中国驻汤加、葡萄牙、牙买加等国大使馆发来贺信,其中有开普敦。稍有地理知识的人都知道,开普敦是南非的一个港口城市,距离好望角很近,在南非属第二大城市,它是不能和汤加、葡萄牙并列的,正如上海不能和法国、日本并列一样。

  他她它

  春晚中的文字差错,大都不难辨识。以《“打工”幼儿园》为例,除写字板上“红掌拨清波”误为“红掌拨青波”外,都是代词和语气词错误。如马尚风主任说:“幼儿园他不能这么办啊!”“他”指幼儿园,应该用“它”。一个小女孩说杨六郎是“一只羊和六只狼”,另一小女孩说:“他说得不对。”“他”显然应该用“她”。

  “6年”还是“7年”?

  也许是言多必失吧,小品的台词最多,差错同样最多。如《招聘》中把印刷字体说成了“书法”,“红旗迎风飘,凯歌冲云霄”中的“凯歌”错成了“凯光”。《说事儿》是小品中的佼佼者,但是有观众指出剧中反复说的“6年以前”其实应是“7年以前”,因为《昨天 今天 明天》是1999年春晚的节目,屈指算来正好7年。


  谜语多为败笔

  今年春晚的谜语质量较差,大部分谜作缺乏智慧,缺乏趣味,为了应景,生拉硬扯。“金玉湖中结良缘”猜“日月潭”让人哭笑不得。“出水芙蓉”猜“莲花”味同嚼蜡。“笑声甜甜结硕果”猜“哈密瓜”,观众怀疑制谜者把“哈密瓜”当成了“哈蜜瓜”。“煎饼不在店里做”猜“外滩”,同样也违背了灯谜的游戏规则。这次“咬嚼春晚”没把谜语的问题计入差错,但是大家一致认为谜语属一大败笔。 口文/《新民晚报》记者 李 菁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