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今年央视春晚可能有点儿冷

  核心提示 截至到今年,中央电视台已经连续办了23届春节联欢晚会。虽然春晚已经成了老百姓年夜饭中的一部分,但是由于新娱乐形式的崛起,再加之春晚形式的单一,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对春晚不再感冒。

  每年春晚都是大年三十的传统项目之一,虽然年年看完年年争议,但是春晚的生命力依旧顽强。当春节假期也如同五一、十一黄金周那样,成群结队的人离开电视机选择外出旅行时,今年人们对春晚的关注,无论是节目内容和形式,还是媒体对它的宣传,都变得越来越冷。

  创新秘籍

  郎昆依然蝉联了今年央视春晚的总导演。据说在央视春晚筹备办公室的墙上贴着一定超过去年的标语,但是对于春晚这个具有传统特殊意义的节目来讲,在审美疲劳和观众口味共同提升的情况下,能够超过往年就已经是最大的成功。

  为了超过去年,今年的央视春晚在内容上有了不少创新,譬如增加南方的语言类节目,一扫往日以“东北风”为主的局面。使语言类节目题材更加丰富多样,既有反映农民工的,也有反映邻里的,还有来自台湾的喜剧节目。同时,一直火爆的原生态节目《云南映象》也由杨丽萍改编后搬上春晚舞台。

  除此之外,还根据天地人和万事兴的春晚主题词,从全国各地派出新春使者,以艺术化的形式来对主题词进行诠释。湖南卫视著名主持人舒高、港澳台的著名艺人沈殿霞、刘中志和蓝心湄,都将以新春使者的形象在春晚上和观众见面。至于每年的语言类节目重头戏,郎昆表示:“希望观众在笑过之后会有一次启迪。”

  开门政策

  自去年总导演郎昆开门办春晚的理念开展以来,“千手观音”等来自民间的精品节目让13亿观众对春晚的眼睛一亮。今年春晚的主题“和谐社会,相互关爱”,要用艺术节目来表现,难度和压力都是巨大的。想要再创“千手观音”那样的奇迹,除了开门办春晚的理念之外,还要祈祷有好运气才成。

  2006年是开门办春晚的第二年,除了延续由各省市地方电视台选送优秀节目外,还通过网络向全国征集节目。郎昆说:“网友参与春晚的积极性很高,两个月就征集了1000多件作品,但是入选的作品却少得可怜。”同样,在春晚讨论区,也有不少“草根英雄”想献上自己的作品,无奈这样的征集,广告效应比实际作用要大得多。

  名曰开门,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无论是从节目选择,还是春晚消息的开放程度来看,具体行动都不如口号叫得开明。比如受今年娱乐平民色彩的影响,《星光大道》和《梦想中国》等平民选秀节目的三甲新人将会受到重用。真正刮起这阵平民风潮的超级女声却成了春晚避之唯恐不及的马蜂窝。郎昆一再回避谈论这个问题,估计即使群众呼声再大,恐怕也无济于事。

  为什么冷?

  郎昆说:“无论谁当春晚导演,压力都大,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儿。一是面对13亿观众,众口难调;二是观众艺术欣赏水平提高,想糊弄是不行的。”为了筹备春晚,中央电视台早早成立了春晚办公室,在采访过程中,其工作人员却一再表示接受采访很难。

  一方面,春晚的消息只透露给少数官方媒体,所以关于春晚的任何消息一律只从内部和官方的媒体流出,而且采访需要走许多程序,在领导确认是正面报道后才有可能批准。采访的艰难,无疑是春晚被媒体冷掉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京城某报的新闻编辑陈先生表示:“媒体对春晚的冷淡也是因为和媒体话语权逐渐向年轻一代转移有关,这拨人从小就不爱看春晚,自然关心和报道的热度不够。”

  不过,在走访中记者发现,虽然普通观众对春晚的态度都不太上心,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春晚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项目,是大年三十不可或缺的内容。某IT公司的40多岁的老总王某表示:“对央视春晚没有感觉也没有期盼,就像吃饺子,不一定好吃想吃才去吃,因为这是传统。人们喜欢这种传统的气氛,所以应该保留春晚。”

  一些年轻人也表示:“虽然把春晚视为鸡肋,但是仍然会陪伴父母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观看。过年为了陪父母,看春晚就是过年的一部分,这早已经成为了父辈人的习惯。要是真没有了春晚,大家也许都只能傻坐着。”

  当然,也有一些观众期盼着可以在春晚上见到一些往日热爱的明星。但是,随着目前中国分众化越来越明显,一台晚会想要大部分人喜欢不太可能。

  有关人士猜测:“央视春晚的收视率可能会无限制低下去,但是在50年内不会取消。”如果说当年对春晚的热衷是源自于选择,那么随着人们选择的增多,春晚自然就会冷却下来。

  春晚7种病

  央视春晚用总体雷同的方式,搞了23年,还要继续搞,在大力倡导创新的今年,颇有愚公移山的勇气。虽然春晚每年都换一身珠光宝气的新衣服登台亮相,但是在举手投足之间暴露出的孱弱和愚笨,仍然显示出央视对这个病人换汤不换药的持续疗法的失败。有人说,春晚已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垂垂老人,尽管23岁的年纪正值当年。但任你是铁打的金刚,7种病缠身也是件麻烦事。

  创新能力低下

  这可能是春晚最大的症状,仿佛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春晚已经完全失去了当年的锐气和朝气,身上散发出一个垂暮老人的古旧气息。这个老人固执而倨傲,但是思维缓慢,反应迟钝,丧失了创新能力。这一点看看节目单就知道了。今年的节目单和去年的,甚至5年前、10年前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失明失聪

  前一阵子传出超女要上春晚的新闻。在全国人民看来,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年底的大盘点,势必要推出每年人气最火的人物。但是,春晚视而不见,依然不打算让全国人民都非常喜欢的超女登台,仿佛中国根本没发生过几十万人彻夜无眠用手机投票、几亿人抱着电视等超女唱歌这码事儿。按理说,作为年终特别节目,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就应该是春晚乐于奉献的,可是他们偏不这么干。

  新陈代谢丧失

  春晚的演员阵容就那几个人,每年都出来秀一下,很多新人在往年春晚的舞台上成为名人,但是到后来就成为老人,顽固地占领着春晚舞台。后浪推不了前浪,老年人交不了棒子。旧的不去,新的自然来不了。

  看着这样的晚会,观众只好对着电视点评,谁有白头发了,谁有鱼尾纹了,谁行动不便了。年年岁岁人相似,这些老演员们只恨不能把自己铸成铜像,千秋万载地杵在春晚的台子上。

  心肌缺损

  春晚的一大症状是缺乏核心主题。虽然每年都有名义上的主题,但是节目表演出来往往是离题万里,非常不着调。一台娱乐节目变成一个杂货筐,逮着东西就往里装,生生煮了一锅东北乱炖。这样导致的结果是,花里胡哨、眼花缭乱一晚上,什么东西都记不住。

  骨干缺钙

  倪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形象终于远离了我们,但是前几天又有消息说,她想回来看看。其实倪萍根本不用回来,朱军催人泪下的本事不比她差。主持人素质必须提高是央视自己说的话,但是敏于言而讷于行。主持人是晚会的骨干,然而这些骨干普遍缺钙。

  爱财如命

  这些症状全国人民都看得见,偏偏央视自己看不见。当然,另一种可能就是央视自己也看见了,装作没看见,因为这块鸡骨头,仍然能够卖上好价钱。春晚现在就像《大腕》里的那场广告葬礼,从头到脚,都被广告包了。春晚大幕一拉开,钞票自然来。

  耽误工夫

  本来看完春晚,是要全国人民铆足了干劲来年蒸蒸日上的,但是结果却总像看了某名导演的电影,没来得及上厕所就开骂。春晚本来是要观众爽的,但是观众非常不爽,还觉得耽误了除夕夜的良辰美景。

  取代春晚的7种武器

  在选择逐渐多元化的新年,鞭炮可以不放,对联可以不贴,饺子可以不吃,衣服可以不换,公事可以不办,家务可以不干,春晚可以不看。要真正取代春晚,没有合适的兵器还真是难度不小。为此,有读者特意挑选了7种武器对春晚进行一次全方位立体轰炸。

  手机

  中国是礼仪之邦,崇尚礼尚往来。短信息拜年成为高科技时代最便捷的方式。短信息还可以传播段子、可以投票等等,如果是包月的,可以电话拜年,煲电话粥等。此条适用亲朋好友为数众多的人群。缺陷是彩信比较贵,而且比较耗时,建议转发好玩的段子,可以笑口常开。

  

  关系铁,喝出血。年夜饭的晚宴,可以一直吃到春晚结束之后。喝酒的花样很多,猜拳行令,都能够锻炼思维能力。可以把亲戚朋友叫到一起,顺便拜年叙旧以及展望。至于单身或者失恋的青年男女,如果独自过年,切记不要喝酒。

  扑克

  扑克是大众娱乐游戏的首选项目,从一人到多人,均可参与,老少咸宜,中西通用。有小孩儿(3岁以下)的家庭,可以借此机会向孩子教授10以下的加减法,寓教于乐,两全其美。双手敏捷者,可以拿来玩家庭小魔术。

  电脑

  电脑的作用很大:听音乐,下载电影,看新闻……视频聊天适合单身男女,请已婚人士警惕自己的配偶,防止在网上红杏出墙。有兴趣的人士可以借此向年纪大的人士传授电脑以及网络知识,紧跟时代步伐。

  卡拉OK

  此条适合亲朋好友聚会一展歌喉,青年男女也可以借唱歌表达爱慕之情,有家庭影院装备的人士最好在家里唱,唱累了可以看DVD,亦可解乏。

  麻将

  国粹之一,充分锻炼参与者的大脑与双手。可以提高计算、记忆、逻辑思维等诸项能力,尤其适合行动不便的老年人。

  爆竹或者玩雪

  孩子们玩耍的东西实在太少。由于爆竹一度被认为是所有消遣除夕夜时最具有杀伤力的项目,不少城市已经将其列为市民绝对禁止持有的武器,但是解禁的呼声越来越高,让年味更浓,爆竹是个好选择。此外,还可以让孩子打雪仗或者溜冰。此条尤其适合北方家庭。

  春晚成了埋单者

  1983年,中央电视台向全国播出了第一台春节联欢晚会,在那个娱乐匮乏的年代,这台晚会像是一缕春风,让有电视的人们在除夕之夜尽欢颜。但是,如今对于春晚而言,已经不可避免地进入衰落周期:它已经丧失了吸引全国人民眼球的能力,最终演变成365个夜晚中一个填补时间空白的电视节目。

  促使春晚进入衰落周期的最直接动力,是人们选择的多元性和自主性。1978年拥有电视机甚至是一种特权或者财富的象征,而当时的电视节目量少、质劣,供给严重不足,可选择性几乎为零。彼时彼刻,国人打发大年三十的方式还屈指可数:包饺子,看电视,玩牌。一俟以娱乐大众为目的的春节晚会出现,奇货可居,万人空巷,不足为奇。现在呢?看电视已经不是最基本打发休闲时间的选择,春晚更不是唯一的电视上的好看节目。

  春晚逐步脱离老百姓的视线,在某种程度上,是社会发展和变革的结果,这种变革的趋势,西方叫做“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在中国,叫做各得其所。现在,作为观众的国人,以及有所变异的春晚,正在各得其所。

  任何变革都要付出代价,只不过,在春节这个特定的时间里,在电视这个领域,在娱乐这类节目中,春节晚会成为社会多元化和个体自主选择的埋单者之一。
                       (本报综合《新世纪周刊》等媒体消息)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