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骆驼山地下煤火啥时候才能控制住?

  核心提示 1月10日、16日,记者先后两次深入骆驼山煤田火区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这一南起夏日岱灭火施工现场、北到小长洪沟的煤田不同程度着火,而且,地下煤火正在由浅部露头处向位于深部区的整庄煤田逼近......

  火势不断蔓延 小煤矿超层越界开采是主要原因

  骆驼山煤田现已探明煤炭储量5.57亿吨。其中整庄煤田划归神华集团开采,东边浅部区隶属于各个小煤矿。骆驼山煤田主要煤种是焦煤,焦煤是稀缺的煤炭资源。该煤田煤层呈东浅西深走势,在东部边缘,一些煤炭裸露在地表,再往东是一处较大的山脉――西桌子山。西桌子山脚下便是乌海市与鄂尔多斯市的交界线。所以按照现在的界线,这一带火区几乎全部在乌海市境内,但是由于历史原因,1996年划界之前,这里就已经布满了小煤矿,属于乌海市的约有7家,属于鄂尔多斯市的约有7家,它们对骆驼山煤田浅部的9号、16号和17号矿井进行了开采。划界后,按照三权不变的原则,原来归两地管理的煤矿20年内仍然归两地管理。经过多年开采,现在这里有的已经变成了采空区,有的仍然在开采,地下巷道纵横交错。

  在这里生活了30多年并且在多家小煤矿打过工的高世仁告诉记者:“这里的小煤矿有的已经开采了30多年,为了节省投资,就不挖专门的通风口而是与别的煤矿连通,用出煤井口作为通风口;还有的小煤矿私自超层越界,所以这一带的煤矿互相都是连着的。这为煤火的燃烧提供了氧气通道,导致了现在火势的蔓延。”

  由于火势蔓延,位于这一区域的多个井口相继报废,无法开采。

  报废矿井无人治理 整庄煤田受到大火威胁

  记者在报废的五一煤矿3号井口处看到,3条已经着火的巷道正不断地往外冒着烟,出口处已经被烧成层状白色灰烬,温度很高。巷道通向西部的张侯孝煤矿和南部的五一煤矿4号井,再往西约1000米就到了整庄煤田。高世仁告诉记者:“这个口子的老板曾经在这里挖过隔离带,但是由于资金等原因挖开一个大坑后就弃坑而走,现在3条巷道都能接触到空气,这些跟地表直接相连的巷道给地下燃烧煤层输送了氧气,煤火也就越烧越旺,越烧越深。西部属于乌海市管理的刚刚被关停的张侯孝煤矿已经能够闻到煤烟味儿了,他在煤巷里打了密闭,阻止火焰烧过来,但是时间长了恐怕挡不住。”

  由于目前没有采取有力措施,五一煤矿3号井的煤火正在向西、南两个方向蔓延。

  在张侯孝煤矿南侧还有一处原属乌海市劳动部门现已报废的煤矿,这个废矿井与乌海市联办煤矿相连,由于联办煤矿着火,目前这个废弃的矿井也已经着火,如果不及时堵住这个火巷,张侯孝煤矿就会被引燃,从而进一步引燃乌海市黄河工贸公司煤矿,直至整庄煤田。

  高世仁说:“围着张侯孝煤矿从东部、南部各挖约500米和200米的隔离带,再沿着五一煤矿3号井北面挖一条300米的隔离带,就可以阻断这里的煤火,加上夏日岱修建的隔离带和天然断层的阻隔,骆驼山煤火就可以完全阻断,但是目前没有人这样干。”

  有人光灭火不复垦 牧民很担忧

  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记者从夏日岱灭火施工现场一直往北走,发现沿路煤矿均已停产,正在整顿。距夏日岱灭火施工现场北侧约200米远的地方,有一处被挖开后遗弃的大坑,里面仍然冒着烟。

  在距夏日岱灭火施工现场北侧约500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有不少施工车辆正在剥离地表的土和岩石,下面是等待剥离的煤层,煤层中有很多遗留下来的煤巷,煤巷里面没有火,也不往外冒烟。现场施工的一位司机告诉记者,这里不是在灭火,而是在露天采煤。

  再往北走就到了雅素图矿区,这里有两处施工队伍,一些大型车辆正在忙碌地开挖隔离带。一位施工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正按照夏日岱的方案灭火,先挖开隔离带,然后用黄土回填,从而保护我们的煤矿。”在雅素图矿区的另一处施工现场,几辆施工车辆正在忙碌着,从外露的地质层面可以看到,这一带煤层大约有4米厚,覆盖在上面的土石大约有20米厚。

  可是,据夏日岱和神华集团乌达矿业公司灭火处处长贾跃荣介绍,他们根本就没有给雅素图矿区提供灭火方案。

  雅素图矿区再往北走就到了毛盖图矿区,在这里记者也看到了忙碌的施工车辆,他们正在剥挖着土层。现场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是在开采位于煤层下面的黏土矿,同时也是在灭火。

  从毛盖图矿区翻过一座山就到了骆驼山煤田大火的最北端――小长洪沟。沟内,一些施工车辆正在忙碌着。来自宁夏平罗的一位施工人员告诉记者:“煤矿的老板把我们请来负责灭火,详细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

  高世仁担忧地说:“如果像他们这样光灭火不复垦的话,将来生活在这里的牧民连放牧的地方也没有了!”

  环境被污染 酸雨明显增加

  记者发现,整个火区烟雾缭绕,在长约7公里、宽约500米的范围内都能够闻到呛鼻的煤烟味儿。

  地下煤火产生的烟雾对周边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据矿区的一些工人介绍,近几年来,这里的酸雨明显增加,矿区工人及周边地区居民患呼吸道疾病的明显增多。记者还看到,这里地面上的植物包括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四合木大面积死亡。据神华集团乌达矿业公司灭火工程处调查,目前夏日岱灭火区的着火区面积已经达到8.5万多平方米,受其影响温度异常区面积达到3.4万多平方米,燃烧煤层距地表最大垂深35米,着火点温度均大于600摄氏度,受此火区直接威胁的煤炭地质储量超过60万吨。

  深挖隔离带 夏日岱的办法挺管用

  2005年9月,夏日岱发现煤火已经窜入煤矿主巷道内60米,经过仔细研究,夏日岱决定从后面追火。他首先找来铲车和高压水枪,高压水枪一阵喷射后,大型铲车冲进去挖出燃得正旺的煤火……冒着高温和刺鼻的煤烟味儿,施工人员经过6天6夜的追赶,大火被扑灭,这意味着夏日岱的煤矿保住了。

  从2004年2月夏日岱开始灭火以来,施工队已经昼夜施工近两年,2004年5月29日,鄂托克旗政府紧急拨款20万元,同年6月4日,乌海市天誉煤矿捐出20吨柴油,支持他的灭火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日前,夏日岱终于在阿尔巴斯第三煤矿丁字型的煤田边缘挖出了一条东西走向长500米、宽50米、深40米和一条南北走向长300米、宽50米、深40米的防火隔离带。到记者发稿时,东西走向的那条防火隔离带已经用沙石回填,并且通过了鄂托克旗有关部门的验收。

  夏日岱告诉记者:“通过我的灭火经验证明,这一带火区采用挖隔离带的办法是可以扑灭的。由于我这里土石层较厚,而煤层较薄,剥挖土石厚度与煤层的厚度比例约为20:1,这样我总共投入了3000多万元,但是隔离带下面的煤可以回款约1000万元。剥挖土石厚度与煤层的厚度达到7:1时就可以赢利。”

  记者从骆驼山煤田各灭火区看到,越往北走煤层越厚而土石层越薄,适合露天开采,同时也可以有效阻断煤田大火的蔓延。

  灭火时机难得 国土部门已经向上级打了报告

  现场调查结束后,记者采访了神华集团乌达矿业公司灭火处处长贾跃荣,他说:“近几年我们负责阻断和扑灭乌达煤田大火,做了不少工作,所以我们对灭火应该有比较多的经验。扑灭煤田大火一般可以采用的有3种方式:一种是沙土覆盖地表裂缝隔绝空气;第二种是钻孔灌浆封堵地下煤火;第三种是挖掘,就是在火区和非火区之间挖一条隔离带。”

  贾跃荣说:“目前灭火时机难得,所以应该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一旦煤火燃到深部区,灭火成本就会成倍增加。原因有三:一是骆驼山煤田着火地带遍布小煤矿,地下巷道情况不明;二是骆驼山煤田大火目前只是在浅部区燃烧,在火区周边挖一条约40米深的隔离带就可以阻断煤火,同时地下挖出的约3米厚的煤出售后可以补偿一部分甚至是全部的施工损失。三是目前煤炭市场好转,剥挖出的煤不愁卖。”

  贾跃荣还说:“目前,骆驼山煤田火区多处已经挖开,这些挖开的地方如果不能严格执行施工方案进行回填,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更大的煤火,直接导致骆驼山整庄煤田着火,增大开采风险。”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乌海市国土资源局采访,该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关于骆驼山煤火问题,我们已经打了报告向上级反映,但是还没有得到批复。”
                              口文/本报记者 邢 斌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