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14岁女孩遭母亲烙铁酷刑 被烫下身和颈脖(组图)

背上的伤痕惨不忍睹

被冻伤的双手

见到父亲后惊慌失措

 13日晚,九江市金鸡坡派出所高警官给记者打来电话,称辖区内有一年仅14岁的女童,被自己的生母打得遍体鳞伤,因不堪忍受母亲的虐待,便于13日清晨逃出家门,步行近20公里到了庐山脚下,最后被庐山区妙智派出所民警送回来。高警官告诉记者,该女童已是第二次离家出走了。

 烙铁烫伤女童下身

 在派出所内,记者见到了女童小含(化名),14岁的她十分瘦弱矮小,严重缺乏营养使她看上去只有八九岁。双手又红又肿,并且长出了冻疮,有的地方还化了脓。民警把小含的衣服撸起来时,记者看见她的整个背部伤痕累累,手臂也布满了一道道惨不忍睹的伤痕。

 小含告诉记者,妈妈从四岁就开始打她,不但用竹棍,还用烙铁烫她的下身和颈脖。在小含的脖子上,记者发现了许多伤疤,被烫的下身已经肿胀,伤疤更是令人触目惊心。小含还告诉记者,10岁那年,妈妈叫她到一锅开水里用手捞出里面蒸饭的铁饭盒。由于太烫,她将饭盒捞出来时,掉在了地上。饭泼出来后,妈妈又以此为由将她毒打一顿。打的时候还不让她哭,越哭打得越重。自四岁以来,为了躲避妈妈的毒打,她总是逃出家门,但每次总是被好心人送了回来。每天总有干不完的活小含告诉记者,父母是在菜场做小生意的,为了多赚钱,妈妈不让她上学,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交给她做。尽管最近天气很冷,可妈妈仍然每天要她在家里给浸泡的海带打结。由于长期与冷水打交道,小含双手都长出了冻疮,又痒又痛。而且没做完妈妈交待的活,她就不能上床睡觉。11日晚,干活直到10点钟的小含实在打不起精神,活没干完就上床睡觉。不料,第二天母亲发现后,操起竹棍就朝她拼命抽打,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13日清晨,不堪忍受折磨的小含趁家里没人,偷偷溜出了家门。漫无目的的流浪到了庐山脚下,被妙智派出所的民警发现并将其送回了辖区的金鸡坡派出所。

 回家令她惊恐不已

 当记者和民警提出送她回家时,小含顿时显得惊恐万状,浑身发抖。她拼命地摇着头说:“我不要回家,妈妈会将我关起来打死我的。”由于小含不肯回家,民警只得将她的父亲请到派出所,要求她的父亲保证女儿不再挨打。小含的父亲告诉记者,他们是广丰县大石乡人,妻子姓夏,三年前来到九江。他和妻子共生育了两女一男三个孩子,靠在九江三里街菜市场卖菜维持生活,由于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艰难,妻子的性情也不是很好,时常拿孩子出气。他也曾阻止过妻子的行为,但越是阻止,妻子的脾气就越大。有时,妻子趁他不在家时打女儿他根本不知道,当记者问他能不能保证孩子此后不再挨打时,这个老实巴交的男子一脸的茫然。

 哪儿都比家里安全

 在民警和记者的一再劝说下,小含终于答应让我们送她回家。

 来到小含居住的房屋时,她的母亲正躺在床上,看到小含,只是从嘴里冷冷地蹦出一句:“你怎么回来了?”似乎小含根本不属于这个家庭。当记者问她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地虐待自己的女儿时,她竟强词夺理地说:“这个女人太难管了,叫她打海带结她就把海带扔在地上,不打她不行。”经过民警的思想一分3d,小含的母亲才勉强答应不打她。可当记者和民警与小含告别时,小含又浑身发抖,哭着要跟我们走,她说不管到哪儿都会比在家里安全。她说她好怕呆在家里,因为我们走后,她妈妈又会打她。看到她泪眼汪汪、瑟瑟发抖的模样,记者心里不禁一阵阵酸楚,当记者问小含愿不愿意到记者家住一晚时,小含用力地连连点头,但这个要求却遭到了她母亲的坚决反对。之后,在记者细心的哄劝下,小含才答应在家里住上一晚。
              (文/图 高云建 危 诚)
 
 记者手记

 小女孩将何去何从?

 对于孩子来说,家庭应该是一个最安全的地方,是他们在父母的关爱下最温暖最幸福的乐园。但在小含的家里,它却是一个遭受身心摧残最严重的地方。14日一大早,记者带着棉衣、糖果赶往她家的途中,接到了高警官的电话,小含从家里跑到派出所来了。在派出所,记者看见小含穿着十分单薄。她告诉记者,那天晚上我们走后,母亲就用手掐她的脖子打她,早晨又用铁丝将房门扣住不让她出来,最后她是将手伸出门外打开铁丝逃出来的。在民警的通知下,她的父亲给她送来衣服,当小含从窗户里看到父亲时,顿时吓得惊慌失措,躲在了另一间办公室的桌底下。她哭着央求记者和民警,千万不要让父亲将她领回去。

然而,年幼的她除了家,又能到哪儿去呢?在此,记者希望小含的命运能受到社会的关注和帮助。

[责任编辑:admin]